“铁三角”的秘密:利益捆绑左右美国内政外交 罔顾事实推动病毒溯源政治化

就在全球疫情反弹的同时,7月22日,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已经为美军2022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批准了7403亿美元的军费。比拜登申请7150亿美元军费额外增加了250亿美元。

令人遗憾的是,这笔号称是为了“迎接全球挑战”的额外的钱,并不是用于应对疫情,而是用于购买更多的战机和军舰。

而不久前,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表的《2020年世界年度军费报告》显示,美国以7780亿美元稳居军费榜首,在2020年GDP缩水3.5%的情况下,比2019年增长了4.4%。

与之对照的是,美军拥有全球最多的海外军事基地和军用生物实验室,这些神秘机构在新冠疫情暴发和传播上所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引发关注。

那么,由美国军方、军工企业以及政客之间构成的利益“铁三角”,又隐藏了哪些秘密?

两年前的2019年5月,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在接受《本周病毒学》播客采访时,提到了与其合作的美国“冠状病毒之父”巴里克。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我们和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合作做这项工作,在实验室里(把蛋白)插入另一种病毒的主干,所以只要找到病毒基因序列就能做更多想做的事。

但英国《每日邮报》发现,这家NGO在获得资金方面,与美国军方有紧密联系。

据报道,从2017年到2020年,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政府共获得约1.23亿美元的资助,其中最大的金主是美国国防部。

报道称,自2013年以来,国防部向生态健康联盟注资约39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资助来国防部下属的“国防威胁降低局”(DTRA)。该军事机构的任务是“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网络威胁”。

《每日邮报》在报道中提到这样一个细节,虽然生态健康联盟的最大金主是美国国防部,可耐人寻味的是,在其官方网站上,只在“隐私政策”一栏中很低调地提到了美国国防部。

《每日邮报》注意到,该联盟的政策顾问名叫大卫·弗朗茨,此人正是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的前指挥官。

2002年,美国《新闻周刊》曾披露,20世纪80年代,美国曾向伊拉克秘密传授生物武器技术。伊拉克反驳说,伊拉克早在1991年就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并在同一年取消了研制生物武器计划。一直研发生物武器的是美国。

到了2004年,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承认,所谓伊拉克有“移动生物武器试验室”的说法,是一名“叛逃者”编造的“假情报”。

他当时是联合国派驻伊拉克的“生物武器核查小组”的首席巡查员,对伊拉克所谓“生物武器”进行长期监控。

而如今,英国《每日邮报》的注意到,有军方背景、由前德特里克堡生化专家做顾问的“生态健康联盟”,所资助的“病毒研究”项目存在争议。

2009年,“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曾联合一些机构,开启了一项名为“PREDICT”的项目,任务是“在包括冠状病毒在内的新病毒传播给人类前,识别它们。”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被看作是美国推行对外政策的“胡萝卜”,曾经资助过所谓“新疆棉”的幕后推手“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

2018年9月,保加利亚中东调查记者盖坦芝耶娃披露,2014年2月,Metabiota曾获得美国国防部“国防威胁降低局”一笔价值2387万美元的合同,为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提供科学和技术咨询服务。

而2011年,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设立的生物实验室“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的剪彩仪式上,就出现了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生化防御项目的国防部助理部长安德鲁·韦伯的身影。

而2016年,安德鲁·韦伯曾担任Metabiota公司“全球伙伴关系负责人”。

尽管2020年5月,韦伯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美军撒播病毒“没有动机”。

但此前的2018年10月,俄罗斯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基里洛夫指出,美国“似乎在格鲁吉亚秘密运行生物武器实验室”,违反了国际公约。

2018年9月,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吉奥尔加泽披露的文件显示,2015至2016年间,卢加尔研究中心曾“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来测试一种新的致命毒素,致73名参加受试志愿者死亡。

2018年10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一个名为“昆虫联盟”的项目引发科学家的担忧。

通过“昆虫联盟”项目,昆虫大军会被人为感染,专门为指定作物设计的人造病毒,昆虫把这些病毒传给植物后,将增强作物抵御灾害的能力。

然而,对于如何控制这些昆虫的飞行路径,以确保它们只感染指定目标,目前并没有明确说明。

德国遗传学家盖伊·里夫斯在《科学》杂志撰文称:“这到底是农业研究,还是一种新的生物武器系统?”

他进一步指出,这一项目可能是为敌对目的开发生物制剂及其运载工具而做的,如果情况属实,将违反《生物武器公约》。

“昆虫联盟”项目之所以遭到质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背后的资助者,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简称DARPA。

DARPA成立于1958年,正值苏联发射人类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之后。可以说,DARPA成立的初衷及宗旨,就是为了防止敌人或对手在军事高新技术领域形成相对于美国的优势,同时创造美国领先于敌人或对手的军事技术优势。

DARPA还被称为五角大楼的“大脑”,不过它不从事具体研究工作,而更像是一个风险投资机构,专门投资和管理一些“高风险、高收益、前瞻性”的科学研究。

前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局长沃克:DARPA就像国防部内部的发动机,挑战我们的军事部门,以不同的方式思考。

对于受到争议的“昆虫联盟”项目,DARPA在其官网发布的项目介绍称,目前这一项目的所有研究都在封闭实验室、温室或其它设施内进行。不过,它特别强调一点,那就是将不公开项目资金信息。

2020年3月18日,美国《纽约客》杂志发表评论文章,质疑美国是否拥有太多生物实验室。

文章称,2002年6月,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了一项法案,引入一系列新规定,将危险微生物视为武器。

2001年至2006年,美国政府共支出约360亿美元,用于扩大其生物防御能力。

作为这一系列改革的一部分,纽约州的梅岛动物疾病中心被从农业部划归到国土安全部管理。

今年5月28日,拜登政府向美国国会提交了2022财年联邦政府预算要求详目,其中国防部预算总额为7150亿,比2020年预算7040亿预算高11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份国防部预算中,研发预算达112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2021年8月9日,釜山地方法院官网信息显示,由韩国大韩消防安全教育文化协会起诉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及驻韩美军司令保罗·拉卡梅拉的案件已经被受理。

韩国大韩消防安全教育文化协会负责人表示,驻韩美军分别于2017年11月、2018年10月和2019年1月,非法向韩国境内运送肉毒杆菌毒素、葡萄球菌类毒素、蓖麻毒蛋白等剧毒和有害物质,并用这些物质在位于群山、釜山等地的美军基地进行生化实验。

驻韩美军进行生化实验的消息曝光于2020年3月30日,韩国《统一新闻》发表文章称,驻韩美军在韩国设立了4所炭疽杆菌生化武器实验室。

2015年5月22日,美国犹他州一军事实验所向韩国乌山空军基地寄来一批仍具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

驻韩美军声称乌山空军基地训练实验室的炭疽菌标本是为了训练实验人员,应对“朝鲜可能发动的攻击”,这一项目被命名为“朱庇特计划”。

时任韩国国防部政策规划局局长张京苏:(调查)也证实,从2009年至2014年间,美军向韩国运送炭疽杆菌达15次,用来进行设备检测和人员培训。

韩媒披露,驻韩美军目前在韩国首尔、釜山、京畿道乌山和全罗北道群山等4处基地都建有研究炭疽杆菌等生化武器的实验室。

2019年12月,韩国国防部和驻韩美军司令部宣布将在釜山港第八码头美军基地内运营“朱庇特”的后续计划,代号“半人马”,“半人马”计划的目标是识别生化武器威胁。

目前,美国在包括中东地区在内的25个国家和地区设有生物实验室。2012年6月,中东呼吸综合征在沙特被首次发现,而美国在沙特和韩国都有军事基地和人员流动。

韩国媒体《民众之声》为此刊文表示,2015年,正值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在韩国肆虐之际,美军运送的细菌标本比MERS疫情,给国民带来更严重的生化武器威胁。

2020年2月,韩国“新天地”大邱教会曾出现群体感染。而该教会所在地距离美军驻大邱军事基地之一“沃克营”仅1.6公里。一名住在基地的61岁驻韩美军家属确认感染,并曾在沃克营附近的小卖部购物。但驻韩美军司令艾布拉姆斯中将表示:“美军感染人数为0人”。

2021年7月12日,“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与美国海军“里根”号航母和“硫磺岛”号两栖攻击舰在亚丁湾进行联合演习。

就在演习开始两天后,7月14日,英国媒体报道称,一名英国皇家海军发言人证实,“伊丽莎白女王”号出现了新冠疫情,大约有100名士兵被感染。与该航母随行的其他几艘军舰也受到了影响。

2020年3月31日,《旧金山纪事报》报道,他们获得了美国“罗斯福”号舰长克罗泽尔上校在30日写给上级的“求援信”,标题是《请求获得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援助》。

克罗泽尔在信中描述了航母上的疫情,称情况正“快速恶化”,请求海军高层尽快允许全体舰员下船并采取隔离措施。

信件被公之于众后,4月1日,美国军方宣布准备在几天内将“罗斯福”号上的2700人转移上岸。4月2日,克罗泽尔因“判断失误”被解除航母指挥职务。

据路透社报道称,克罗泽尔在离开航母登岸时,获得了舰上官兵英雄式的鼓掌送别。

美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五角大楼曾下达命令,要求不得公开军队内部疫情的最新细节。从海军士兵配偶到最高指挥官,都被告知要闭嘴。

在外界看来,缺乏系统完善的防疫机制,让海上的美国舰船成为疫情暴发和传播大户,而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也成为全球疫情防控的极大隐患。

然而,疫情并没有对背后掌控美国内外政策的庞然大物“军工复合体”,造成实质性影响。

2021年6月,美国参议员桑德斯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不要开启另一场冷战》的文章,其中指出:

美国的当权者敲响了“新冷战”的战鼓,把中国说成威胁,军工复合体就有了加大国防预算的新借口。

军工复合体,是指一国的军方、军火制造商、政治家、智库等,因政治、经济利益过于紧密而捆绑形成的利益集团。

军工企业通过培养专业人才进入美国政府,以各种理由游说政府增加军费开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影响美国政府的内外政策,唯一的目的就是扩大军费开支,拿到军事部门的订单。

比如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期间,军工复合体通过战争获得的好处很明显:从1949年到1990年,美国每年的军费开支平均为2650亿美元,而朝鲜战争期间和越南战争期间的年均军费开支都高于这一数字,分别为3570亿美元和2760亿美元,这两个时期的军事支出在联邦政府总的支出中的比例,分别达到了75%和45%。

美国反战活动家斯旺森:艾森豪威尔总统在任期中,曾鼓吹战争,但有一点他是非常正确的,我认为他不会预料到,他口中的军工复合体会发展成今天这样,我将其描述为银行家(对军火商)的年度资助。

而在艾森豪威尔发出警告60年后的今天,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亚当·图泽直言,军工复合体正是推动拜登政府外交政策变化的幕后主使。

据《政客》杂志披露,在拜登的竞选过程中,一家2017年成立的咨询公司WestExec提供了大笔助选资金。在该公司网站员工列表中的38人里,至少有21人捐了款,仅联合创始人米歇尔·弗卢努瓦一人就筹集了超过10万美元。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2020年8月以前,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名单上还有一人,他就是辞职来到拜登竞选团队中担任外交政策顾问,后来出任美国国务卿的布林肯。

此外,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拉特纳、总统新闻秘书普萨基等人,在进入政府前也都在WestExec担任过高级顾问等职务。

在WestExec的官网首页上高调地放了一张白宫地图,白宫西翼办公室West Wing,西行政大道West Executive Avenue,公司的名称WestExec就取自两者的结合,与白宫的联系耐人寻味。

据爆料,WestExec的主要业务就包括帮助军工企业向五角大楼推销军工订单。与普通的游说集团不同,WestExec运作的透明度很低,客户名单也是保密的。

来自无党派组织“政府监督项目(POGO)”的国家安全专家曼迪·史密斯伯格直言:这是一家出售影响力和关系的公司,公司高管利用他们在政府中拥有的专业知识和人脉,帮助客户拓展私人商业利益。

《》为此警告称,美国外交这种“新常态”很可能“不祥地”导致冷战复活。

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教授皮雷斯认为,美国企图将病毒溯源政治化,正是以科学之名,实霸权之实。

今年6月,美国前劳工部长罗伯特·海希在英国《卫报》发表文章,题为“美国的最大危险不在于中国,而在国内”。

如果进一步探寻美国推动“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的幕后“大佬”,又隐约可见“军工复合体”的影子。

文昌位于海南省东北部,紧邻省会海口,东、南、北三面临海,优美绵长的海岸线让这个城市处处充满了风景和故事。2016年,曾经在西藏开民宿的祝影和丈夫回到文昌龙楼,开了这家名为“云卷云舒”的民宿,过上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闲适日子。但让祝影选择文昌的,不仅是这里的美景,更是一个与星辰大海有关的机遇。

日前,科技部等发布《关于做好科研助理岗位开发和落实工作的通知》,要求统筹推进科技研发、高新技术企业成长、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科研助理岗位开发工作,发挥科技计划和创新基地平台依托单位的引领作用,大幅增加科研助理岗位数量。

国家航天局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6月29日,“天问一号”任务环绕器正常飞行706天,获取了覆盖火星全球的中分辨率影像数据,各科学载荷均实现火星全球探测。

7月5日,在中国气象局例行发布会上,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副司长王亚伟通报,6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12.1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9.1%;吉林、辽宁、山东降水量为历史同期最多。

最近,我国慧眼卫星团队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其对应的中子星表面磁场强度超过16亿特斯拉。相关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天体物理杂志通讯》。

近日,中央宣传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关于开展2022年“最美医生”学习宣传活动的通知》

“慧眼”卫星团队最近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亿特斯拉的中子星表面磁场。

三叠纪末(约2亿年前)生物大灭绝事件是地质历史上五大生物集群灭绝事件之一,但恐龙却幸运地避过了这一劫难,并称霸侏罗纪和白垩纪世界。

社会的复杂化意味着,在中心聚落或城市会出现大量不从事农业生产的工匠、商人、士兵、统治阶层等非农业人口。那么,什么样的农业策略可以生产足够的粮食来供养这些非农业人口?

记者4日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获悉,由该院805所自主研制、配置于长征二号丁遥六十四运载火箭载荷舱上的离轨系统,于6月26日在轨顺利展开离轨帆装置。这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的离轨帆产品,也是国际上首次将离轨帆应用于运载火箭舱段。

启动车床,一个小小的易拉罐在主轴上飞速转动。在车刀与易拉罐接触的刹那,飞舞的丝屑带着表面喷漆一点点剥落,而光滑的罐体却完整无缺。

日前,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为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内40个管护站配备50台巡护无人机,建立祁连山国家公园首支无人机管护队伍。

日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蔡大伟教授团队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姜雨教授团队在马属动物古DNA研究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尽管疫苗技术取得了重大而惊人的进步,但新冠疫情尚未结束。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一个关键挑战是识别受感染的个体。日本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基于抗体的新方法,用于快速可靠地检测新冠病毒,且不需要血液样本。研究成果近日发表在《科学报告》杂志上。

“种子能引来胡蜂这类肉食性昆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提供的信号能直接或间接指示昆虫猎物的存在。”论文通讯作者、版纳植物园研究员王刚解释说。

每一种矿物都有一段历史,每一颗石头都讲述了一个故事。据1日《美国矿物学家》月刊发表的两篇论文,美国卡内基科学研究所领导的一项为期15年的研究详细介绍了地球上每一种已知矿物的起源和多样性,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工作,将有助于重建地球上的生命历史,指导寻找新的矿物和矿藏,预测未来生命的可能特征,并帮助寻找宜居行星和地外生命。

大豆育种如何突破父母本花期不遇瓶颈?如何实现异地品种杂交?我科学家对大豆花粉超低温保存关键技术进行优化,实现了大豆花粉异季和异地应用,打破大豆花粉应用时空障碍,为实现规模化、工程化育种提供了技术支撑。

《高速铁路设计 基础设施》(IRS 60680:2022)由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科技和信息化部、中国铁路经济规划研究院有限公司等单位专家主持,法国、德国、日本、西班牙、意大利等十余个国家的20余名专家参与,历时4年编制而成。

长江澳是平潭最大的风口之一,风大沙猛,导致这片区域种下的植物难以成活。2018年,当地与福建农林大学合作,筛选“巨菌草”“绿洲一号”“绿洲三号”等多个适宜治理风口流沙生态的菌草品种,进行试验种植。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